•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迷失传奇

5人合谋杀工友骗赔偿 受审互相推诿几度改口

时间:2016-12-14 0:27:55  作者:admin  来源:www.920ms.com  浏览:3463  评论:0

5人合谋杀工友骗赔偿 受审互相推诿几度改口

5人合谋杀工友骗赔偿_受审互相推诿几度改口

昨天,吉某等5人在法庭受审。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原标题:5人涉合谋杀工友骗赔偿受审

记者 王晓飞

电影《盲井》中,两名煤矿工人,将工友杀死制造虚假矿难,再找矿主私了。虽然电影情节是艺术创作,但现实中却重复上演着《盲井》的剧情。昨日,设套杀害工友陈某并冒充家属骗取赔偿款的吉某等5人,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法庭上吉某等5人相互推诿,对于犯罪事实几次改口。记者了解到,被害人陈某的父亲因接受不了儿子被害的打击而精神失常。

事发

设套杀人骗赔偿露马脚

根据检方的指控,2014年7月中旬,程某、曲某伙同吉某等人经过合谋,决定先将人杀死后再制造虚假安全生产事故,之后冒充被害人家属索取赔偿金。

根据事前的分工,程某负责承包了顺义区马坡地区的一处建筑工程,将该工地作为实施犯罪行为的地点。做好准备后,马某指使吉某将陈某以招工名义骗到北京。2014年8月17日,马某、吉某在施工过程中持铁管击打陈某头部后,共同将其从7号楼13层抛至该楼2层平台,致陈某死亡。陈某死亡的时间为当天18时许。外界只知道该工地发生一起工人坠楼事件,并不知道幕后的秘密。

事发后,马某以陈某工友的名义向施工方提供了陈某的虚假身份信息,号称死者为“吉某”,并谎称陈某的死亡为意外事故。

8月22日晚,吉某某等人来到工地,自称“吉某”的家属,并与施工方的工作人员谈判,但吉某某等人被问及是否为死者家属时,表现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8月26日,吉某某又带着“家属”来到工地,自称是“吉某”的家属,并开口向施工方索要160万元的赔偿,遭到施工方拒绝后,经过几次议价,最终将赔偿款确定为60万元。

事发后,顺义警方也介入调查。

在与这些“死者家属”接触中,民警和施工现场的工作人员发现,他们的表现看起来完全不像“正常”的死者家属。

据施工现场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根据他的经验,平时发生类似情况,家属都很悲伤。但在这起事故中,这些“家属”在辨认尸体时就表情漠然,“一个哭的都没有,见到尸体都没什么反应”。该工作人员介绍,“家属”索要赔偿的态度急切,并且要求迅速火化尸体。

此外,当警方表示案件存在疑点仍需调查时,这些“家属”迅速降低了索赔金额。发现这些疑点后,施工方和民警均曾提出质疑,并要求“家属”提交亲缘鉴定证明。

在警方提出要求带死者的孩子做DNA鉴定时,“家属”一方终于有了“反应”,拒绝配合警方的工作,声称死者的孩子来不了北京。

“家属”的这些反常举动,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方遂对该案立案侦查。

警方经过侦查,发现陈某的死亡并非是意外,而是一起杀人伪造成意外后、再冒充死者家属骗取死亡赔偿金的案件,这与电影《盲井》讲述的杀人手法极其相似。

很快,吉某、程某等5人被警方抓获。

庭审

当庭曝出另外两起类似案件

昨日上午,马某、吉某、程某、曲某、吉某某分别被法警带入了法庭。

检方认为,5名被告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5人刑事责任。

对此,除程某明确表示不认罪也不承认犯罪事实外,马某、吉某等均对犯罪事实相互推诿。

据记者了解,该案中除程某来自安徽外,其余四名被告均来自四川省美姑县某村。被告人程某的哥哥表示,程某长期在北京承包工程,一直做得不错。程某本来与另外4人并不认识,是通过别人介绍,被招到工地上干活的。

在昨日的庭审中,马某与吉某的供述相互矛盾,马某指称是吉某将人打伤,而吉某则指称人是被马某打伤的。

法庭上,马某辩称,自己是来到北京后才认识程某的。吉某把马某叫到北京,原本说让他来做工程。到京后第二天马某就与几人见了面,但他并不知道吉某几人谈了什么,只说生意没谈成。后来,马某联系程某到了工地,吉某则带来了被害人陈某。

事发当天,马某、吉某和陈某一起被程某安排到位于工地大楼13层的工地,“当时程某说13层比较高,杀人方便。”马某回忆,当时,3人一起来到工地,吉某用铁棍将陈某打死,然后两人一起将陈某抛至楼下,“就说他自己摔死的”。

随后,马某将吉某某弟弟的身份信息提供给工地,称陈某就是吉某某的弟弟,以方便吉某某、曲某冒充死者家属前来谈判。

由于以为自己可以逃避法律,马某当庭表示,自己在被警方抓获后并没有说实话,当证据放在马某面前时,他才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马某还向法庭检举了另外两起类似犯罪手法的案件。“都是我的亲戚,在新疆,也是以同样方式作案的。”

昨日的庭审持续至下午5时30分左右,由于庭审程序未完结,法庭宣布休庭,今天将继续开庭审理。

追访

死者父亲受打击精神失常

昨天在此案开庭前,陈某的姐姐接受了记者采访。

回忆起弟弟,陈某姐姐当场不禁落泪。陈某是家里姐弟3人里年纪最小的,在姐姐的记忆里,陈某是家里最乖最听话的孩子。2005年时,陈某离家外出打工后,与家里联系甚少。“家里条件简陋,我们吃饭生的火都是柴火,由于父母年迈,平时总是弟弟帮父母劈柴烧火。”陈某的姐姐说。

“我还记得,他走的那天,就是说去深圳打工,要减轻家里的负担。”陈某姐姐表示,弟弟一走就是10年,很少与家里联系。

10年来,陈某一家也曾四处打听他的消息,但是没有得到任何音讯。

陈某姐姐表示,直到去年11月,在陈某出事近2个月后,家里才从警方那里得到消息。姐姐急忙叫上几个亲戚包了一辆车,从陕西老家赶到北京。

陈某姐姐表示,父亲得知小儿子身故后,精神受到了极大刺激,“脑子不管用了”。现在,父亲就希望对方能赔儿子一条命。“晚上的时候,他经常一个人跑出家,说是寻找弟弟,在他印象里弟弟还在,就是离家出走了,还没回来。”

昨日的庭审中,家属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5名被告人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70万余元。但由于刑事案件尚未审理完毕,昨日的庭审中并未进入民事诉讼部分。

相关新闻

现实版《盲井》频频上演

审判信息网上发布的裁判文书显示,近年来涉及制造安全生产事故并骗取赔偿金的案件就有10起。在已判决的10起案件中,被告人多已成功利用“盲井”式作案手法骗得用工方的赔偿款,根据犯罪性质、情节的不同,被告人分别因故意杀人罪、诈骗罪等罪名被判处刑罚。

根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30日,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被告人因在山西、陕西等6个省区故意杀害17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被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起特大跨省区系列杀人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案,因被告人人数众多、杀害17条人命被广为关注。

这74人多来自云南昭通盐津县,他们团伙操作,策划、物色人选、杀人、冒充亲属,分工细致。5年来至少有17人被他们杀害,有的被害者至今尸骨难寻、身份未定。据知情人士表示,该案涉及的“人造矿难”中,矿主一般不报告当地安监部门,因此没有事故组去核查“人造”矿难。矿主为息事宁人,避免当地有关部门知道,还会安排好将尸体运往矿难发生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花费3万元就能办妥相关死亡手续顺利拿到火化证明。


标签:家属 赔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聂树斌案追责,不要变成一笔糊涂账

Copyright © 2016 传奇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